有關潛水,我經歷其實是……

許久沒有執筆寫作,完成上季的工作由馬爾代夫回港,轉眼已四個月。很多朋友問我何時再出走,我與其逐一回答,倒不如在此總結一下自己的歷程,讓大家了解一番。

【時間回到2011年】

那時由大學畢業算起約兩年,正從事IT工作,友人(即現今的提子大師)提議一起報讀某坊間機構舉辦的海洋生態課程,主要目的當然是考取水肺潛水證書,其次此課程可利用政府的持續進修基金,抵玩非常,殊不知改寫了自己日後的道路。   那些年,理論課由Wing及阿基負責,泳池及出海教練是Conrad,配搭兩位很上心的DM – Steve及Ken,整個課程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中順利度過。

4月第一次開放水域訓練,畫面歷歷在目,甕缸的水溫大約是25度吧?還記得首次下海,等待教練跟其他同學做練習時,冷得我一直發抖。大概就是這個人生首潛改變了我一生,當時能見度不怎樣,看到各種珊瑚魚,一種不服氣的心情一湧而上,皆因我對牠們竟一無所知!   正是這種情感,一直驅使我對魚類的追求,很快我又參加了同年的進階海洋生態班(要徹底把基金用光嘛~),取得A仔牌之餘,又誤入了香港魚類學會,認識了一些人,做了一些有關魚類的事兒,在此就不一一道出了。

【2012年夏天】

我沒有放下潛水修練的步伐,跟隨A仔的教練,也是人生中追隨時間最為久遠的技術潛水達人Uncle Raymond,考取了Rescue Diver,其時也認識了當時Co-teach的Eric教練(現時最為強大的裝備支援者XD)。至於Divemaster嘛,就事不宜遲緊接著Rescue Diver開始了。   整個Divemaster生涯中(約一年時間),得到不少教練的教導,也算是累積到一點點的經驗吧?該段時間也為了學會的工作,拋下了自己的正職,醉心於潛水及魚類研習。

【2013年初】

走過了人生一個財政低潮,又因一個突然而來的小幸運,賺到多一點點的閒錢,好讓我參加昂貴的教練班(說其他不敢當,要比貧窮我一定是最強)。IDC日夜訓練的鐘聲起上響起,為了迎戰當年5月的教練考試。說實在沒有正職的我比其他人要輕鬆得多,只因全心投入,心無雜念,也少不了要感謝一眾共同奮戰的同窗們、資深的IDC教練以及課程總監教導。

2013年5月完成PADI教練考試

三天考期間縱有小插曲,尚算無風無浪,考生們在興奮的心情下取得教練資格而落幕。那是相當有趣的體驗,完成一系列像遊戲過關般的挑戰,取得最終勝利。那個暑假可忙了,馬上就位正式教學,教了好一些學生,至今有些還非常值得我驕傲。作為一位新晉教練在香港執教鞭,霎眼就一個暑假,當時在潛水員的閒談間得悉到國外工作的機會,故又埋頭搜集資料看看是否可行。誤打誤撞選了馬爾代夫,今天驀然回首,已在這地方消耗了三年多的光陰!

【2014年初】

大概是農曆新年期間,我在天堂島(Paradise Island Resort & Spa)開展首次的全職潛水工作,這是我在云云眾多招聘廣告中精挑細選,戰戰競競地發出履歷表的第一份工作,想不到一擊即中,世事有時就是如此順理成章。天堂島是個很特別的地方,酒店管理很那個…檔位也較低,不過是我幾年之間最懷念的小島生活。

Briefing for Japanese guests
為四位日本婆婆作潛點簡介

島上客人以中國人及印度人為大多數,我處理得最多就是體驗潛水,一年之間完成了800多個客人,相信此成就足以我炫耀一生(屁喇)!那時潛水中心的日藉女經理很討人厭,幸好同事之間相處很好,也遇到了教曉我很多東西的當地人Azim,他的確是在馬代人中算是非常靠譜的異類。除了工作相關的人,還認識由廣州帶團到島的領隊們,每天下班後就跟他們喝酒聊天,使我的小島坐牢生活不致那麼枯燥乏味。也多得老陳的介紹,加入了馬代華語教練的網絡,認識到不少朋友。

【2015年大年初一】

我完成一年合約生還回家了,需要一段時間充電,休養生息。待香港水域回暖,繼續教授潛水,其時心想一年國外經驗實在不足,應該再看看別的潛水管理。恰好朋友竟介紹另一家酒店的工作機會,這次連面試都省卻直接被錄用,6月又回到島國,這回在喜來登滿月島(Sheraton Full Moon Island Resort & Spa)服役,地理位置與天堂島非常接近。

帶香港客人去船潛

附近海域的潛點我已經非常熟悉,工作起來絕對是得心應手,毫無難度。這年間幸得Eddie教練邀請,初嘗船宿滋味,又暗暗埋下了一條伏線。此外也真真正正策劃了一次一個人的旅行,到錫蘭獨遊了十一天,算是完成了人生清單中的一件事。工作方面,很遺憾地水上活動中心的老闆對公司管理實在是…那是我在此島工作的小小不愉快經歷,捱個一年後我又打包回家喇~

【2016年7月】

暑假期間照樣處理一些潛水教學工作,國外工作很快又找上門了,由另一位馬代教練介紹之下,獲得了船宿的工作機會。老實說心裡也是挺掙扎的,不過最後又是以挑戰為由,接下了這職位。9月起為Dune Maldives這家法國人管理的船宿公司賣命,船宿的挑戰比度假村要大得多,潛水頻率之高、工作時間之長,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捱得住的。幸好大部份客人都很友善,整個季度都沒有遇上特別麻煩的事情。船上面對的客人比以往更國際化,其間小故事多不勝數,有緣就再分享吧~

農曆新年在Soleil 2上的餃子大會

【2017年4月】

帶著疲倦的軀殼,回到一個叫香港的地方,這樣那樣,仍舊在潛水界打轉。因緣際會,得到一位拍檔,發展了一些感情關係,10月一起繼續到馬代同一家公司打拼。好景不常,這一季發生的問題有如天上繁星,跟舊公司斷交,12月31日完成最後一團後憤然辭職,撒手不幹。

【2018年的第一天】

Dhangethi居民島上的Jetty

在無業的情況下,安排在居民島住下來再作打算,嘗試過當代理賣些潛水旅遊產品、積極找工作等等,到頭來無甚起色。幸好一個月內拍檔找到Scubaspa這家豪華船宿公司,受到賞識,帶同我獲得新僱主的幾個月照顧,總算撐到5月季終。Scubaspa船上的工作又讓我看到不同的景象,眼界又稍稍再打開了一些。與拍檔花了一個5月度假,6月回港結束一切,也許對大家都是最好的結局。

【2018年總結】

簡單總結了3年多的馬代工作生活,2年度假村經驗,加上2季左右的船宿經驗:共12個月真正工作時間,帶團大約有50次吧?我想自己應該可以畢業,拿個潛水學位,不用再回溜山了,若要再度出遊,也不必再回印度洋。

畫好潛點準備簡介

6月至今四個月,不斷探索種種可能性,未來將會如何,暫未有分解,不過必定留港過一個冬天吧!2014年起我已經失去了4個冬天,要好好懷愐一番。近來極速考取了船牌,跟朋友合伙投資了小快艇,現在也積極考取車牌(好像太晚了一點),相信明年可以作些新嘗試,趁著入冬時間再重新打造一下品牌,還望大家來年多多支持喔!

Leave a Reply

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.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*